0°

“中关村创新会客厅”高端访谈之苏菂

——北京创业之路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苏菂

主持人:2014年9月3日,中关村创新创业高端访谈。今天请来的访谈嘉宾是车库咖啡的创始人苏菂。我是中关村创新文化发展促进会的会长夏颖奇。

你很年轻,但是知名度很高,在中关村甚至在国内其他地方,都得到了很大的关注,这个关注我觉得源于车库咖啡,和你经营的理念,形成了中关村的创新创业者的创新公司,你是在服务培养创新公司的一个公司,这是我们对你的一个基本概念。我本人知道车库咖啡,我本身是中关村人。我知道车库咖啡不是从你这,也不是中关村管委会,是从外省的一个代表团,在跟我谈起来中关村的时候,然后说我们要去车库咖啡。我当时很奇怪,你们要去喝咖啡,我才知道。你的名声已经在外边早就传开,讲讲车库咖啡的由来。

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在2010年的上半年。当时原来在一家公司做投资,当时发现找顾问做沟通的时候,每天开着车四处找。发现北京的交通也堵,一天能见三家到五家创业团队,做沟通,发现效率也很好。当时在思考,在美国的硅谷一大片区域,全球的创业投资者,都在那聚集。而在北京,那里是一个创业和投资者聚集的地方,当时没有那样的地方,哪的房租便宜,往哪聚集。中关村是创业基地,相对聚集的地方,投资者基本上对周边CBD地区的投资公司居多。当时没有这样的地方。我就想能不能做一个创业者和投资者能够聚集的地方,大概这样的想法开始筹划、准备。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找地方,最后确定了中关村西区,现在目前的位置。而挑选地方有三个条件,一个是一定要在中关村西区,他是中国创业基地,第二面积一定比较大,让创业者聚集,当时怎么样聚集,给大家提供免费的办公环境,因为观察到很多创业者是在咖啡厅里做的。这样提供一个更专业的环境,这样市场有个聚集效应。第三个条件,并不需要临街,不一定需要在一层,现在定的是二层。希望用户群体很简单,或者就像找创业群体和投资群体,到这个地方聚集。在这样的思路,包括整个的租房子到装修,在2011年的4月7日,正式算是开业了。

主持人:三个条件选择车库的咖啡的地址,要在中关村的核心区,面积需要足够大,不一定临街一层的底商,这样的房租也会便宜点,也是一个考虑。2011年4月份正式开业了,原来的工作都辞掉了。

我2010年年底,2011年的1月份辞职,等于之前就辞职。

主持人:然后,全职做这个车库咖啡。

因为,很难分开精力做两件事情。

主持人:中关村本身就是不断的有新事物,新现象创新出来的,所以你这个车库咖啡,也是一个创新,以前的各种孵化,写字楼等等,跟你的模式都不一样。这个是你自己构思设想出来的,还是受到了什么启发?

就是想做一个创业者聚集地的单一目的,本身是在国内之前都是没有的。当时想给一个创业群体提供更专业的办公环境的咖啡厅,一个开放形式存在的一个东西。当时做的时候没想什么模式,这事做成了应该是有意义的。做着做着,把这些东西叠加在一起自然而然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包括华润有方的记者,当时在采访我的时候,我也很好奇。当时刚开业的时候,尤其前两个月没人,一直在思考有没有相似的模式,能不能借鉴。也看了很多,不是一条路走的。当时7、8月份…来的时候,我还问过他……。

主持人:我也在中关村,包括在国外的高级区域,美国、日本、韩国、法国,也算是知道不少,确实没有这个模式。如果你这个车库咖啡现在的模式是完全创新了,以前有一点雏形,像中关村电脑城,在那附近,有新岛,上岛,提供咖啡也提供网线,有些人在那可以做一些。但是跟你现在的情况仍然不一样。

我们把这件事更产业化,更具像化,单纯地提供这样的服务。创新包括创造性思维,我看了一个词语的解释。当我们发现东西够不着的时候,发现旁边一个凳子,踩上凳子去够那个东西,这就是把两个原来不相关事物给它拼接到一起,其实这本身是创造过程。凳子本身是坐的,在这个过程中,人是在做这个行动之前,在思维整个的走了一个循环。我觉得创新创造可能有的时候就是把不相干的资源做了一个重新的整合。

主持人:让他们关联起来,能够互补发挥优势,本身我们就是把几件事,给关联起来了,一个是把办公室的事,咖啡店是以咖啡形式存在是它一个开放的行为,更多的后面再做的是创业示范的一个小社区,让所有在这相互聚集认识,彼此帮助。

主持人:这块我们在往后放一放,还是从根问一些,名字是怎么起的?

名字当时想了很多。

主持人:车库咖啡其实并不是车库,也没有停车的功能,车库和咖啡。

当时定位是为创业服务的,从开始构思,让创业者聚集的地方,当时刚刚开始装修和选址还没确定,签订合同的地址,才能去注册公司。当时注册公司的时候名字也很没确定,当时注册名字叫创业之路咖啡有限公司。当时名字还没确定,想了十几个,二十几个名字,包括“在路上”各种名字,给朋友聊写了一个大表,最后确定车库咖啡也是看到一些文章,包括一些感悟。在美国很多著名公司都是在自己家租很便宜的车库开始办公起家,这个名字在国内是有车库都不用创业了,很有钱了。当时就想,就叫车库咖啡,寓意早期创业开始,比较简单。

主持人:现在看起来这个名字很响亮,非常的好。车库,在硅谷就有这样的故事,他们早期创业的时候都是在一个很简陋的一个办公区域甚至家里开始了;咖啡又有西方化的元素,又有一个喝着咖啡可以提神刺激灵感元素。所以把它组合起来这名字非常响亮而且让人过目不忘,一次听到了就让人记住。

后来总结,还是比较容易记。包括当时2008年开心网朋友开始创业的时候,在西四环叫新亚的小红楼里,七个人挤在一个20多平米的房间,当时没有会议室。我们当时在谈合作,在楼道里谈了个合作。当时我就很感触,这种状态下维持到第一轮投资之前上千万,就这几个人,真是很小的屋里都叠着做。包括当初的很多公司,他们在找比如六间房,就在这不远的地方,在……写字楼里。当时很多创业者在咖啡厅里工作,当时有很多感触。

主持人:是你积累了这些观点理念形成的这个。很多大公司,甚至在历史上有很多大人物,也都是这种很简陋很艰苦的时候,作为草根起步,总是很有生命力。直到大行之道来了,顺应这个形式的时候草根可以疯长的,最后长成了参天大树。在国内外都不泛这样的例子,在中关村我们这样例子也很多。百度起步的时候,北大资源楼南楼的后面的空间,也非常拥挤;联想的小平房,中科院的小平房,新东方一开始糊电线杆,这不现在都成为超大级的公司了,都是做的相当不错。你的这个公司是作为创业者服务的公司,但是你本身是一个创业者。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因为你是在创业,你是为那些创业者服务这样一个商业模式,算经济帐了吗?最开始做评估了吗?或者平衡点在哪?不能说在创业过程中间,政府可以贴钱,政府有补贴机制,这怎么算的经济帐?

当时想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是做这件事的冲动,知道这个事不赚钱,包括把我自己的积蓄都投进来了,投入自己很多钱。我对它设想是没指望它赚钱。对于它讲,我觉得怎么算能打平,就很好,非常好。如果到当时的算法打平,完全能做到创业者基地的效应。当时为了做这件事情,我上家公司是2010年上市的,当时我有算得给这家公司服务,业绩方面也是比较出色的,给我的期权也不少。当时为了干这事,我放弃了一半期权,上市之后有一半期权,放弃了这东西,比它未来的产生的价值要大。从经济的角度讲,当时我的设想,这个东西可能跟价值观有关系。做这事情我想完成自己人生的价值体现,做完它,哪怕赔钱,再去找一份工作,拿那赚的钱养这,我觉得也能养得起。所以先去全职把它干了,当时…跟我说一句话,他说苏总这个事,一般赚钱有大把的钱没事,先去赚钱,反过来再干这个事,讲的有道理,为我好。后来我想,有的时候骑自行车。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有的事年轻的时候不做,可能一辈子没有机会了。骑车要去西藏这件事,30岁40岁没问题,六七十岁的人没有体力。把这件事想象成这样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先用一定的时间先去尝试把这个梦想实现,再去赚钱。而且我觉得很多的时候人活的是,比如七老八十,对人生的回忆,做这个事我觉得是一个很美好的回忆,经济上无所谓。当时算肯定是赔的,我相信自己能赚更多的钱,这个事随时可以去做,但认为对自己有人生利益的事,并不是随时可以出现的。

主持人: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则,才能够诞生这样的车库咖啡。要是一般作为个人,有了这样的冲动,甚至有了这样的眼光,不一定能赚钱,甚至要赔钱,还要不要干。所以我觉得刚才你那句话很重要,有些事情当看好的时候,如果年轻的时候不做可能一辈子就不做了,时过境迁了,或者到那个时候,心态体能,各个方面,都也就不做了。所以你是不失时机的做了这样一件事,现在回头看是一件创新的有益于中关村的(事),甚至在历史上是可以记下的一笔。

当时做的时候没怎么想,第一个月发愁没人,这个模式是不是可以这样,反问自己模式是否OK,大家是不是能接受,当时有很多负面声音,反面的声音。大家都这么工作泄密怎么办,抄袭怎么办,太多了。当时也是不断的在这个过程中,傻干,觉得自己有价值,或者值得自己付出,就去做,大不了最后失败又如何。

主持人:你的这个话,其实不失时机的要去启动,要去做,免得将来成为一辈子的遗憾,再也不做了。这个话其实不是苏菂一个人在说,很多人在说,至少我耳边,清清楚楚的想到,李开复搞创新工厂的时候,当年他47岁,在开业的时候说,在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想法已经多年了,如果现在不做可能一辈子不再做,几乎是完全吻合的想法,所以能够迅速地把自己的一个很有价值的想法付诸实施,这也是一个人的优良品质。下边我还想问你,据说车库咖啡的模式,是实体,再加上虚拟,再加上流动,是这样吗?

我们刚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就是希望早期的创投的团队有简单的办公室,让创投两方都能会聚,这是最简单的想法。

主持人:简单的办公室,提供创业和投资的一个聚集点。

我相信行业创新来自于创业者。创业者是最活跃的早期的一个化学分子。这些最活跃的人在一起自然而然出现转型,化学反映思想共通。在做了一年之后,我们创投团队二三十个了。但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空间永远是有限的。有时候到上午的时候,基本人满了了,到下午别说了。当时在思考怎么做一些事情,能帮助更多的创业群体。当时我们做了一个叫车库员俱乐部的概念,去把创业团队整合,或者大家团结起来,一块去说服大厂商给早期创业团队免费给一些资源。当时带着这么一个想法,从2012年开始做,结果第一批50个会员,因为很多人还是非常认同我们的,我们可能收1200元一年的管理费,不过也就6万块钱会员。然后我们相当于有几个工作人员帮大家整合大厂商的资源,比如免费的服务器外观,免费的无抵押的银行贷款,包括银行开户免费,包括会议会展的免费展位。因为我们发展到现在,会员体系里有300个会员,我们这一块工作的人员有四、五个人,更清的去帮大家整合资源,这样,其中用的免费服务器外观,达到100多家,200家。去年跟北京银行合作的无抵押贷款,纯信用贷款,拿到几十个,这种数量,十几家,将近二十家。方方面面相当于降低各种创业成本,去整合这些资源,跟大家去沟通,发现这个模式也算走的不错,经济利益也没有多少,但是从模式讲,更多的团结从这个算是非物理空间平台上会收益。

主持人:你说的这些东西都是创业初期的团结急需的,解决服务器,解决无抵押贷款,解决这样的一些。这是个接地气而且了解事情的做法,往往像这样的一些事情有的行业的协会、商会甚至政府的一些相关部门,在努力的帮助企业操心,在解决这些问题。在你这车库咖啡已经在做了,而且做地很有实效的,很多企业已经收益了。整个空间有多大?

一共有800平米。

主持人:你人满为患的时候,最多的时候能有多少人在里边?

在每天到中午的时候,基本上我自己都没地坐,差不多200多人左右,这些人都是你的注册的企业。我们是完全开放,我觉得包容也是一种创新的土壤,我们那现在有一部分是常驻团队在那天天工作的,长一定规模的就出去了;还有一些团队是偶尔隔三差五来转转,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还有一些最近从湖南徒步来的,让人看着,很有特点的人。原来人也做了六年的程序了,带着这种想法从湖南徒步来,两天没洗澡,这样我也很欣赏。

主持人:这块我插一句,这的营业时间是?

24小时的,这是我们第二年开始执行的。我们的想法是给创业者一个永远营业,虽然夜间我们肯定是亏钱的,我们老喜欢干亏钱的事。夜间怎么着也赚不回来,尤其是冬夏天需要开空调的时候,包括我们那来创业者天天住澡堂子,因为那便宜,办尊贵的会员卡,住一晚上折合30多块钱,包一顿自助夜宵,包一顿自助早点,本身60多,办个尊贵的卡就能办早30,晚上少吃点,回去自助夜宵,早上起来多吃点,中午不用吃饭了。如果这个地方可能不是他的选择之地,他等待着项目的并不是那么多,天天用最低的成本在生活,到今年两个月之前,方向也在这一年之中不断的磨合,把方向磨合的更适合自己,已经变过两次方向,在不断的思考和碰撞中磨合出来。但是他的创业精神,他的出现又带动了很多人。他住了一年洗澡大厅,让我住一个礼拜我得疯,他能住一年,太可怕了,他这种精神带动了很多人。能发现很多类似具备这样精神的人出现的时候,他就是这种正能量相互之间的影响。当初我一个一个聊天,后来发现在这慢慢的不断这种人出现的时候,慢慢的成了一些独特的文化。

主持人:很感人,住一年的澡堂子。在北京创业,说明这是非常艰苦非常底层的,不但自己没房,也没有租一个小一点的规定场所,在那种澡堂子里住一年,做的高科技的创业。所以很多的历史上说的帝王将相,都是草莽出身的,这很多成功者后来做大了做成功了,但是最早期的时候是在最底层苦苦挣扎。你这个车库咖啡,实际上也提供了一个庇护所,提供了一个平台,或者叫工作场地,这个也是善莫大焉。他们有固定的桌子吗?

天天来的会有固定的位置,预约好,就给他留,这样的七八个。

主持人:但是那个环境仍然艰苦到什么程度,如果几个人,三个人,五个人,毕竟是一个小团队做一个项目,很多东西在那存吗?

我们有柜子,给大家准备,当时也设计考虑到这个。最后做了发现其实创业群体之间的聚集的力量更可怕,他们之间的思想碰撞,火花碰撞,包括资源的相互整合,这个群体大,比创投之间,可能创投只有百分比,创业者是个庞大的数量,庞大数量之间的相互互助,相互的激发,这种价值可能比创投之间的价值更大。后来发现我们那会有产生这种情况的,缺点什么我借你,或者免费帮你个忙,数据涨上来了,服务器不够我这富裕点,送给你,先撑一下。甚至有的团队快活不去了,这个有点钱的,给你五万块钱。经常会发生这种互助的行为,这个也是这几年来坚持的信念,有时候这样的行为特别能打动我。尤其是有一个团队两人陌生,中间有另外一个团队给他们推荐,其中一个团队资金发生很大的情况,给你500块钱什么都不要,在北京好好思考一下,到底下一步怎么行动。当时回来一说这事,我自己也挺受感动。

主持人:很了不起,这是在青年人中间,在创业过程之间,相互扶持,相互支撑,相互激励,甚至互通有无在那里形成了一个氛围,有时候信任是最贵的东西,一个群体之间的相互性,大家很多人都不舍得去破坏,慢慢的有这正能量,或者有去破坏它的时候,像那种比较正能量的社区,慢慢把同类愿意互相帮助的人都在这。

主持人:这件事在今后过几年,再过若干年,我们不能期望每一个创业团队,或者每个创业者,将来都能成功。这里一定有一定的比率。但是,这段经历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都是很美好的。甚至将来一些成功的或者不成功的,在未来回忆在车库咖啡的这段生活、经历,他们可能会有很多人结下了一辈子的友谊。或者某些人的成功,将来回头再写他的回忆录,或者将来告诉他们子孙的时候,他们会记得,苏菂的车库咖啡,曾经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像今天晚上,我们有一个团队,是两年前的今天,到车库,一个人到的。给我看完产品之后,当时我鼓励他我要是你我就全职出来,结果一个礼拜之后哥四个全职出来了,凑了十万,在这开始。今天晚上,一定要在车库大会议室举办两周年庆典,去年的今天在车库举办的周年庆典,每周年的庆典一定要在车库大会议室办。他现在团队二十多个人,当初就一个人十万块钱,四个人,带着四个人一块出来。这两年发展做到了上千万的用户,做游戏,现在最新的可能应该赚了有不到一千。但是两年来讲,从一个人十万的底子,去年从这搬出去的,但是每年定期不断地常回来,明年周年庆车库大会议室放不下。其中那种感觉也非常好,很多人都会有相互之间的感情。

主持人:你们车库咖啡是不是做了一些很留意的历史瞬间的记录题材,比如照片、资料,一些社会影响,这个会成为很珍贵的史料。

有一些整理,但是可能没有那么系统,这一块还是人手有限,找服务创业团队这一块,包括从经济上算的最后还要雇很多人去整理这些。虽然整理好了,但是公司还是要生存。第一年的程度上都有一人留了一个手印,在墙上,现在有的团队发展的非常棒,那个手印已经值点钱了。

主持人:这是个很有意义的,而且很令人兴奋的故事。我就想到了,在这个创业团队早期起步的时候,他们之所以没有到外边去租写字楼,或者到条件好的地方,还是因为他们初期资金紧张,或者手头比较拮据,除了在技术商业模式外,还需要一些资金补贴的。车库咖啡做了一些这样的努力吗?比如为他们引见一些,或者介绍融入一些风险投资人,来协助他们。

初期还非常的为大家做这件事情,后来发现早期的创业群体,跟投资间的匹配度,口味差距太大,同样一个团队,可能从去年有一个团队拿了投资,之前五个投资公司都不看好,第六家看完之后,喜欢的不得了,二十分钟确定。刚开始的一年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成功率也还不错,因为也很喜欢帮。那一年的市场比较好,后来发现做这个事没法做地非常专业,或者做的这个事口味差距太大了,更多的发现创业群体之间是相互的,包括好多第一次来车库人,目的性很强就是要投资。往往这样的人很难找到投资,更多的层面上说,创业过程是个一起交朋友的过程,等有一百个人认可你,一千个人甚至一万个人认可你的时候,其实投资特别容易有资金进来,更多的希望能形成相互的信任的社区。所以我们更多的引导创业群体相互的熟识,产业链的相互关系,自然而然就会产生这种大家介绍大家投资的。在车库也发现了很多成熟创业团体,刚开始投的时候,发生过这种案例,不下30几个,各种的赚了钱的团队开始投,投刚刚开始需要钱的团队,慢慢形成了这种良性的情况。有一些投资公司在这比较活跃,也抓到一些创投之间的机会。其实我们做过……平台,让大家在这只是怎么去更好的调节让大家沟通更顺畅,这是我们最核心的。

主持人:中关村的风险投资,国内外都有,民间资本,国际资本都有,也都关注早期的也不少,有没有一些风投经常去你们那?

原来我们那还孵化出来两个基金群,相当于在车库募的。一个两千万的盘子,一个是……,现在涨的很厉害了,因为他们各分比都区别于以前的资金,但是他们也是投资属性。比如小兰是最大持有者,去年刚到车库的时候,拿车库当作他的投资办公室,待了九个月,基金也在这募集的,整个比特币,包括好几个创业团体,投了将近十几个、二十个项目。还有很多算是民间投资者,前一段还来一个青岛的叫劳联集团的创始人,在青岛做农民工输出,一年能做六个亿,还是几个亿销售额,都是有点钱了。来车库洒了十多项,为什么说洒了?聊的挺好的,小伙子支持你,属于这样的,帮助年轻人的心态,到我们这一百多万不是什么大钱,就是帮助年轻人试试看,另外一个小伙子给他当顾问,什么事都有。其实风险投资我觉得有不同的,有专业的投资,非常专业的机构,也有这种民间的,钱多的,就想凭着感觉,越是鱼龙混杂,市场的活动越大,慢慢的才摸索出规则,慢慢地非专业变成专业,慢慢地感性投资的,或者理性的判断。这些东西越来越准确,慢慢的这种叫直觉性的东西越来越产生,包括人在投这个行业的时候,这个生态圈需要不断的搅混的。

主持人:所以差不多三年了,三年半了,总有些人来,或者有些人离开,这个流动性也是一个活力的表现。有些离开的可能做大了,或者需要在外面有固定场所,招募更多的人,做更大的项目。有些可能是做着感觉到再前进不容易,可能要改行改项了。这个有没有比较极端的,很成功的,或者是很失败的,在你的印象中?

看拿什么去衡量成功,如果金钱衡量成功,现在最好的一个团队,第一年在车库算是刚开业两个月,二十分钟投了次,两年之内又去掉了投资,回去坚持自己的方向。在过程中也碰到很多的渊源,当时团队不到十个人,但是现在成了四五百人。今年的收入差不多实际有十几个亿,做游戏。这是到2012年。2011年基本没什么收益,2012年已经接近20个亿。到现在十几个亿的收入,这是很赚钱的。

主持人:这个公司已经早就离开。

没有拿车库当办公室,当时找投资。拿车库当办公室的团队比如像第一年的明恩传媒,做了很多优秀的视频,叫“纳税人的钱去哪儿了”,做了好多,每个视频都几千万次播放量。当时在车库只有三个人,现在团队去年营收了几千万,五十多号人,而且他作品都在市场的影响非常大,中央台的一分钟解读财经,那是他们做的,两会的短视频也是他们做的。还有像在车库合作的团队,今年的7月12日上的新闻联播头条,就是无人机送快递,两个团队的合作产品,在亚马逊推出的业务之前的半年,当时我亲历这件事情,给他们两个人撮合在一起,是去年的年初,给做这个方案。而去年年底亚马逊在国际上推无人机快递的业务,而到去年年底的时候他们在好多小城市里每天几十架次的在飞,有时候这就是创新就是来自于资源的整合,一个做顺丰快递解决方案,另外一个做无人机…货舱之间送快递,现在还有很多创新的产品,像北京的爱琴海商场,那个时候我一个团队土生土长在车库里,一到这个商场,拿手机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回去就能找到自己的停车的位置,就是好多现在应该算是做的最好的。

主持人:还是很多,而且你说的这些案例,从车库咖啡,经历过,走出去,能够做的这么大,这么短时间内的成果,这说明这些人作为一个创业者,作为一个种子还是很优秀的。

在于他的悟性和他整合资源的能力,我觉得一个优秀的创业者,慢慢在环境中能看出来,在这几方面确实很容易受影响。

主持人:另一方面,做不起来的呢?

做不起来的也有,但我觉得他们也没有失败,做不起来的有很多去找工作了,发现自己的阅历的成长,只要为他真正的付出努力,而不是每天都去,只要是认真的付出努力,能力其实在增长,可能去别的地方工作,发现更多的…去面对工作,这样的比例,相比之下还挺少的。更多的可能会融入到别的团队,但是他认可这个人的时候,像今天晚上聚会的团队也是有一个人相当于他的核心人员。

主持人:就是即使自己的原来的设计的产品商业模式,如果做不起来,他可能会再融入到别人团队。

只要理念相投,他可能很容易,或者他把别人说服了,但是这种概率不是特别大。但是有,真是很投缘,或者甚至有时候发现咱俩方向一样,反正我也缺你这一号人,我也缺你这样人,咱俩一块弄,也有这种情况。最后也有失败的,回去上班的,我觉得挺好的,没有关系。还有上班一段又出来创业了,也有这样的,经常见到。

主持人:其实这就是个丰富多彩的人生,这个不是失败,是一个经历。这个经历是很有价值的,可能不能马上用金钱衡量,可能投入了一百万应该有二百万或者五百万,一千万,没有金钱衡量。但是他得到的经历和经验对他人生是无价的。

有时候想,人生有多少钱其实并一定是快乐的。每天只要吃饱喝足了,最重要是有朋友才是快乐的,无论是现在的年龄,晚上想拉几个朋友一块喝酒,没有那么多的利利索索的一块朋友间的交流。岁数大的时候,七老八十的时候想喝两口小酒,跟那会一块老去的朋友们,一块再吹吹年轻时候的牛皮,我觉得这个是人生的快乐。

主持人:但是不能虚度时光,人生要充实。

要不然老的时候大家才能侃起来,虚度的时候,老年的时候喝酒,没什么可聊的,很悲哀的。

主持人:人生是要有丰富阅历和积累。这个积累是人生的阅历的积累,而不仅仅是金钱了积累,所以人生的充实要在每天的积累下来。

所以有时候想,每个人选择的路不一样。有的人选择了环球世界,有的人选择了珠穆朗玛,有人选徒步西藏,其实都是在用不同的行为方式去让自己的人生阅历充实。

主持人:车库咖啡,做到现在得到很多关注,草根企业,创业者的关注,媒体的关注,政府的关注,甚至海外的关注和报道。你是相当于一个孵化器,不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场所,简单的提供房租、物理空间,也不是一个餐馆仅仅的提供一点快餐。车库咖啡这四个字,除了字面以外,这种孵化跟别人还是不同的,还是很多不同的,跟传统的孵化器,跟政府的孵化器,跟有些企业甚至是外资企业的孵化器还是不同的。那么你还有什么别的语言来形容,怎么定位你这个车库咖啡?

其实更像一个创业者的一个互助的社区,而在这个社区里其实利益可能也是跟我整个的之前的理念性,可能利益放到第二位,大家以助人为快乐,这样反而增进了相互的信任。社区的力量,最后相互的去帮助,相互的让团队彼此搭把手,去碰撞。其实最好的孵化就应该是这样的,或者我个人或者一个再牛的多少人,也不可能懂所有的行业,而是这样行业相互之间做一些跨接的整合,更详细的沟通。而中国更缺少这个,中国更缺少一个让创业者更好沟通的环境,能让更多早期创业者有更大面积的聚集,才不会让世界可怕。那么,我们其实就是希望做这一件事情,让创业者相互交流,降低信任成本,相互彼此之间的互相帮助。

主持人:这个概念非常重要,因为你在掌控车库咖啡,把它当作创业者聚集的社区,能够在这里创业的过程中,艰苦中有有快乐,能有互助,所以这个理念对于你带掌控的车库咖啡,这是非常重要的,有没有人要复制你的模式?或者你自己有没有考试要复制?

我自己不复制,让全国很多包括原本不是定位,也要转向我们的,也有很多,其实我觉得是好事,对我们讲我觉得区别复制性,也不想复制它,复制多了可能对品牌的影响可能太大。

主持人:如果外省一些科技园区要复制呢?

都拒绝了。

主持人:你们拒绝了。比如我是某省的,看了苏菂弄的不错,自己也办一个,像你这个学习,管理。

有,我倾囊相授。有什么说什么,我觉得是好事但不是我的使命。

主持人:到此为止,据你所知有没有复制的不错的,已经干起来的?

不好评价。在当地也有做的不错的。

主持人:我好说,可以替你说。不容易复制,很多事情都不容易复制,因为这拒绝于那个人,他自己的眼界,洞察力和他自己的胸怀,和处理这些问题的技巧。不能说我有这么多物理空间就去复制,还跟当地的生态环境有关系土壤、温度、湿度、阳光、水分跟这些东西都有关系,并不是那么好复制的。这个中关村能产生车库咖啡,并不等于挪到别处也是车库咖啡。

当时如果在怀柔做,可能也没有什么成就。一定是在核心区是最好的。

主持人:到外省市有些开发区看了,不是说他没有空间,大楼盖的都空着,漂亮的,周边的道路绿化草坪,都漂亮着呢。人在哪?旁边连个小卖部都找不着,那不叫车库咖啡,那是大写字楼。整个大写字楼,一片写字楼都在空着,空间有足够,但是人呢?那些草根呢?那些充满激情的青年人呢?没有。所以你现在是在这么一个环境里应运而生的,又有你这么个人来设计,不在于起名车库咖啡,车库茶,叫什么都行,但是这个事不会那么发展。

其实,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机缘巧合。

主持人:你再评价一下,我原来想考虑问你这样一个问题,中关村本身是个大孵化器,已经有多年的各种各样的孵化,美国的…(英文),评价了,中关村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孵化器,因为咱们联想、方正、百度、搜狐、海浪等等,都是在这土生土长的做大了,然后做成跨国公司了,上市了而且很有影响力。一个是本身社会是个大孵化器,另外政府也办了不少孵化器。政府办了的,北京市科委的,中关村管委会,区政府的,也办了不少孵化器,大学科技院也在办孵化器,现在有些大企业,自身也在办孵化器。你对这些孵化器,和你的车库咖啡之间,人家财大气粗,人家大楼管理,觉得你们之间主要区别在哪?

我觉得创建初衷,就是想做一个简单的创业者聚集的事业,今天我觉得这个历史使命里,也做到了,传统的大型孵化器其实有他们的优势。但是,真正的做孵化工作,按说起码降低房租,我觉得好多孵化园现在的房租跟写字楼是一个价的,早期团队是租不起的,怎么能把这个心态再放低去,真是让最早的团队有土壤。像美国使馆包括前一段国务卿访华,点名让我们带一些早期创业团队去做交流。然后当时我很纳闷,我就问使馆经济处的人员,为什么这么关注中国的早期创业者,他告诉我美国就是最关注他们所能做到的,包括在社会环境中得到的帮助、障碍都在哪里,这些是早期创业者,这种小企业绝对在美国也有它的生命力。现在中国真正在这种群体里还是游牧,包括租民房的人非常多,当办公室。大型孵化器,真正能服务到这些群体,第一是房租要压低,要降很多房租才能把这个群体服务了,或者提供更多的服务,或者奔赴未来成长的新风险。这事一定要敢于冒风险,我相信未来会慢慢的都会为这个早期的做服务,所有的经历我相信,这块的市场太大了,虽然有些风险,但是很有价值。从一个传统孵化器来讲,这是一直在缺失的事情,在过去几年里,这一点我感觉好。

主持人:说到美国,因为美国的科技创新在世界是领先的,而且科技创新的产品几十年或者上百年来引领了几次大的浪潮。最新的这一阶段,这些年里,从集成电路也好,从互联网也好,这都是引领浪潮的,实际现在美国的超大公司,最早都是早期创业者在很小的地方起家。

而且他们成长时间都不算特别早,会发现中国现在也有很多企业是这样的,但是土壤上跟美国还是有差距的。包括整个投资的活跃度,美国很多有钱人愿意,给创业群体投资,非常频繁,去降低他初创成本,允许失败,包括投资人也能承受一些失败。但是这和他经济发达到一定程度有关系。而且创新一定来自于小群体,大公司是很少自己搏自己悦,很难的体制内,包括现在很多团队真是这样。包括前一段去日本我有这种感触,日本很容易出现小公司很快成大公司,很少,现在存在的大牌公司都是原来的老企业,看日本年轻人其实创业积极性很低其实他们很担心中国。随着中国年轻人创业积极性太高了,日本这一代年轻人创业积极性很低,其实跟年轻人的心态是成正比关系,他们的年轻人可能没有那么多积极创业的元素在里面。所以在过去几年里出现这种颠覆式或者小公司随着成为大公司少。中国为什么这几年一直不断的在出现,跟整个年轻人,包括国家领导都有关系,但是怎么去做更好的环境,让他更好的爆发力量。

主持人:你这个分析都是很有道理,我有也接触过在车库咖啡里某些年轻人,短时间的谈话让我感到非常吃惊,非常意外。首先年轻,20岁,21岁,22岁,很年轻,就在大专、大学毕业这个年龄。第二是充满了活力和梦想,有些他们的话,有些他们对未来的憧憬,让我们感觉到说的一些甚至都是一种天方夜谭的话,是我让我觉得完全不切实际,看不到亮的那样一些话,但是他们仍然是在埋头苦干,仍然对未来充满乐观。所以像这样的一些人和这种现象,是很可怕的,被日本人看到了,被美国人看到了,他们也是(感到)很可怕的,因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这样一批极其富有创业梦想的下一代成长起来的话,这个国家未来的创新是没有希望的,靠大科学家,靠院士,靠大企业,真正新的技术革命,新的商业模式,不容易出来。

是的。也正是现在中国到了一个时代,让我们赶上了,也看得见创业热情确实比前期高多了,而这个确实因为大浪淘沙的过程,确实有人会在这个过程中,但是社会的发展正是因为不断的这样大浪淘沙,作为国家讲。其实有时候创业机会大把大把的在,我们当时一团队,去年看我写的一篇文章,原来是建筑院的设计师,看了我写的那篇文章,回去把设计师的工作辞了,干嘛了?而且国家设计师的待遇还不错,送外卖,自己雇佣一厨师炒菜送外卖,干这个事。干了三个月发现这个事不怎么赚钱,但这个月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机会,他发现早期创业团队,20到50人之间的团队,吃饭是没有人给解决的,20人以内可能作为民居,雇一阿姨给炒了;20多人阿姨炒不过来了,好多大家下去吃,随便自己附近找饭馆,多少钱一份套餐,公司也不好管理,吃坏肚子。那他就干了一件事——标准化送团餐,你公司有30人,我就给你4缸子,差不多30人够了,再多点也没问题。每天11点半给你送到楼下,给你端上来,派人给你分饭,就干这么一个傻事。现在干到什么程度?就这么一年的时间,现在一天送了4000份餐,业内很多知名的公司,都成为他的客户。很多知名的创业企业,100以下都开始抢,这样保证他的厨师,他中央厨房的厨师有川菜厨子,湘菜厨子,各种厨子,每天轮换,口味不停的变,干净卫生。每天在自己物流体系上,自己也搭建的非常稳定,每天中午保证送到,这样看似很简单的生意,老实讲,他要先开始没有那三个月,摸索外卖,他可能摸索不到这个机会。这个机会其实好多人都能看到,我相信,但真正执行能做下去的人,也真是和个人有关系。一天4000份,不多算,一份算3块钱利润,一天觉得还不错,一个月30多万,纯利。而且还有发展的机会,在几个月之前,一天才2000份,他发信越做规模越大,因为品牌口碑越来越好,比如这家公司用,其实他把丽华某一部分给切走了,相当于团餐这一部分切走了,而又确实在解决很多问题。看似很简单的市场,这样的市场我看到了很多创业团队就这样的市场,做成功的很好…。

主持人:所以传统的正规的企业大家按部就班的,等级伸延的,做什么事都要经过各种论证从基层一步步的报到老总那,再去执行的,这样的企业行动太慢,在现代的商业环境中,中小团队能够爆发出来,创业激情,干劲,他们是在为生存,为未来在拼死的在努力,这个能量是非常大的。

这是很恐怖的事。

主持人:在中关村早期,俞敏洪贴电线干能贴出上市的新东方,联想最早的时候,联想汉卡出来了销售,都是像倪光南他们这样的人,总工在那做销售,这个销售是需要人来解释的。像中关村其他的很多企业,包括像百度,最早的时候很不看好,甚至合伙人两个中间还有50%不看好,认为这个做不下去。在那个时候,在某种程度说,那个时候有市场洞察力的人还是少数,或者说真理还在少数人手里。

而且有这个洞察力,要坚信不移的把它做下去,你会发现经过时间的检验,这样都做的不错,对自己有信念。

主持人:不但要有洞察力,要有战略眼光,对大事的估计,还得有执行力。等能把这个事做好,送团餐也能把团餐送好,吃的三顿两顿的不要了,那就不可持续。所以苏总,你个人还很年轻,还有很大的空间和时间做各种各样的事,人因为培养出这样的一种素质,这样的一种习惯,就会看很多东西,还想不想再拓宽一些其他领域?再做一些其他的事?

正在做一件新的事,跟车库无关,从公司的角度讲是无关的,但是从服务的角度讲可能是在给创业群体做服务,甚至更大的层面的做服务。我们现在正在做给年轻人做社区化的公寓,包括给创业者做社区化的公寓,解决初创团队的工作娱乐一体化的问题,到年底应该全国开始运营了,包括全国的支杆,可以复制,这个是相当于通过这种方式去改变年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创业者的工作状态,在进一步帮他们整个的做一个叫解决方案。

主持人:社区化的公寓,对初创企业年轻人。

而且这也是我一直找的方向。

主持人:已经基本有了一个设计方案了?

已经开始执行了,开始装修了,谈下来签约都签完了,包括从方案论证和整个的思考上可能比当初做车库的时候严密多了,这事是不会瞎闹。

主持人:从车库开始,又做成公寓了,做成大楼了。

我们希望能够让创业群体更多的解决他的生活问题,工作问题。然后相当于能有更酷的一种方式让他们去更好地生活,更好地工作,生活方式一种改变。

主持人:这也是一个新的尝试,也是一个目前社会上还没有的一种生态环境。

如果加入创业工作的概念,就是为了类似的东西,本身社区化的年轻公寓,像我的合伙人,也是国内最早做这个模式的,其实他也有把一些模式组合包括这种理念上,我们为什么能走到一起做这件事,其实都是有乌托邦情结的人。他原来一直想做年轻人的乌托邦,我一直想做创业人的乌托邦,这样整合一块,我们就把这个事相当于更大化的做,像能力包括很多资源的很多的互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主持人:这个是更大手笔了,比车库咖啡更有意义。但是您经营车库这些年的经验和你的感觉,对您有新的一个创业社区,创业公寓会有很大帮助。

包括在做这件事实际也做了很多市场调研,也有大的资金投入,资本上也有很大的支持,所以这件事我们就撒开。

主持人:目前这段时间致力于努力在这个。

过去三个月一直忙这个事,也是新的挑战,当车库干到由这条街,变成创业大街的时候,在车库里我跟郭主任在一个小屋里聊,把这条街变化创业大街,成了所谓的一条街。今年变成这条街的时候,或者去年已经开始改造的时候,发现有时候目标消失了,对我讲,想做创业者聚集地这是更大主层面的事。当时我一直在新的思考和方向,做点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最后我觉得这个方向特别符合我,包括为什么不用车库本身去做这件事,一是车库本身的定位这样,我觉得它的历史使命也就是这样,没有必要去做,而且本身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做新的起点。

主持人:所以你还在不断的探索,在做新的创新的事。

这也是特别有人生意义的事,也是值得未来年老时候值得回忆的。

主持人:你实际是年轻轻的,不用积累那么多的东西,准备坐在摇椅上慢慢摇,现在是勇往直前的向前,向前奋斗,这些积累将来都会成为你非常充实的人生。至少车库咖啡这件事,不仅是对中关村目前有很大的补充,实际上在全国也有很多示范作用。并且你的这件事情,在国外也造成了影响,使得国外的一些相关人士,看到媒体报道,也会感觉到中国年轻人的活力和追求。而且很多的草根企业,很多早期创业者也能够到车库咖啡的平台上由这样一个年轻人组织的一个创业生态环境的社区。

甚至我们有很多团队,到北京的第一站到之后,马上在北京所有的朋友圈在这形成,甚至原来我们第一年的时候有个青岛公司的团队,之后把青岛的公司搬到北京,有时候这种事我又挺感动的。最后就是希望能够让很多团队很快地融入到一个群体,包括一些成功团队跟我说早几年有你们,我可能第一站选择这,少走很多弯路。当初建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么强烈,当时有设想聚集是有价值的,没想到这么强烈,完全超出了很多预期。

主持人:这种强烈的需求,使得大家聚集在这里,第一批朋友,第一批相互支撑,相互鼓励扶持的企业,后来这里有很多人做大了。

做了回来也没架子,大家还一块喝酒聊天。可能忙一些了,但是大家很愿意一块沟通,交流,把他曾经走过的路跟大家分享。

主持人:非常好,今天跟苏菂谈的这些东西,是中关村创新、创业孵化生态环境的一个新现象,一个新事物,有咱们原来国家政府办的,企业办的,外企办的,民营企业办的,大学科学院办的。但是这个车库咖啡,是异军突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样的一个创业孵化,这么个生态特区,而且做的很成功。成功的标志这里有很多企业,有很多人在这里发展了,成长了,历练和积累,这就是成功。所以苏菂做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还很年轻,三十出头,也很有思想,将来我们对你,对你的车库咖啡,对你未来的相当于创新公寓,这样的新事物,未来还是充满期待。也祝贺苏菂能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创造出更多的有纪念意义,有价值的事物和奇迹,谢谢苏菂。

注:本视频转自“中关村创新文化发展促进会网站”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